theother

Always be comfortable for who you are.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09(上)

~~~

下划线是心理描写吼

~~~

Chapter 9(上) 就一会儿(just for a moment)


上课铃声响了,声音很尖利,该上课了。Isak意识到自己和even现在站在教室里,一会儿会有很多人进来上课。


但是他丝毫没有动。


Even的呼吸平稳了,他们在这里站了15分钟了,一直‘感受着’彼此,even一直‘看着’isak。


他们甚至一句话也没说。


Isak当然好奇,他当然想搞清楚刚才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推倒even,但是isak也知道even还没有准备好,他不想逼even做他不想做的事。


“我们该走了。”even低声说了一句,轻轻亲了一下isak闭上的双眼,亲了一下又一下,然后才完全放开isak。


“你还好吗?”


Isak知道这是个很蠢的问题,但是他必须问。


Even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又背上书包,拿起前面的拐杖。“不是很好,isak。我不是想装神秘,只是…现在我也说不清。”


Isak点了一下头。“没关系,even。等到你准备好了,再告诉我。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是不喜欢看见别人伤害你。”


Even感觉想说什么,但是教室的门突然打开,好多人涌进教室里,疑惑的看着他们俩。


Isak带着even穿过拥挤的走廊,他知道现在两人必须各自去上课了。Even看起来有些犹豫,他也像isak一样不愿意分开,所以只能是isak来做些什么了。他靠近even的耳旁,让even忽略了周围的嘈杂,清晰的听见isak的声音。


“我中午在餐厅等你,好吗?”


这句话让even再次扬起笑容,还轻轻拍了一下isak的屁股,“好。”


**


Isak没想通过sana的Facebook来找人,他很无辜,他一开始只是想趁挪威语老师无聊的念经时偷偷登一下自己的账号。


他只是不想再继续无聊下去,他想偷偷走个神。


但是他逐渐开始变得好奇了,他刚刚和sana成为好友,然后even也和他说sana是自己的好朋友,那么…


Isak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就是在找那个男孩,那个推搡even,伤害even的人。现在想起来,他还紧紧的握住拳头。为什么会有人想要伤害even?想要威胁even?


为什么会有人推倒一个盲人,还觉得理所应当,甚至把他的拐杖都弄掉?


但是isak的疑问无法得到解答,因为他没有看清那个男孩的长相,只看到了他的背影。虽然他很清楚的看见男孩身形,但是要想认出来他根本不可能。


Sana的Facebook好友里有很多事黑棕色头发的。


“你为什么偷窥sana的Facebook?”一个声音从isak身后传来。


Isak猛地转身看到vilde站在后面,她有点生气的抬起眉毛。Isak忘记了vilde也和自己同一节课,他也忘记了现在已经下课了。


“我没有偷窥。”isak轻咳了一声,关上电脑。他迅速站起来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塞进书包里,内心暗暗希望vilde赶紧离开。


但是isak再抬起头时,vilde还站在那里,双手交叉在胸前。


情况不太好。


“我需要有人来主持一下抱抱团的活动,这周五。”她声音很尖利还有…一丝期待地感觉。


又是抱抱团的破事儿。


“我和别人一起住,vilde。我不能擅自帮他们决定啊。”isak翻了个白眼。


“你不能主持吗?或者sana,还有…eva?”


Isak说eva的名字时,声音小了些,还有一丝尴尬。现在想到去年所做的事,isak还是会尴尬,当时自己搞的一团糟。


Vilde生气地向外走,她本以为isak肯定会跟上来,isak确实跟上来了,但是是因为他要去别的教室上课。


“我妈妈要办品酒会,eva家上次被搞的很乱,sana…”


Vilde摇了摇头,有些心烦,“她是穆斯林。”


Isak又翻了个白眼,这次有些心虚。


“好吧,但是…”


“isak,你要负些责任!sana说你对抱抱团很感兴趣啊,这次你可以证明给我看。而且,eskild已经答应了,我自己问他了。”


好吧,妈蛋的sana还有eskild。靠。


“那么,你这周五六点要办个party啦,再见isak!”vilde弄了弄头发,然后向走廊那边跑去。


Isak不情愿地走向下一节课。


**


Isak很期待午饭又有些紧张,他现在只想见even,但是他又担心自己的朋友表现得像笨蛋一样。


或许他们会猜isak对even有好感。


好吧,他确实是这样,而且不仅仅是好感,确切来说,他们是男朋友关系,但是这不重要。


当isak走进餐厅时,看到Jonas和even已经坐在一起了,isak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甚至还有些头晕。他谨慎地看着他们,发现他们只是在随意的聊天,Jonas看起来对even说的东西很感兴趣。


看到even笑了,isak才放松下来,他走到他们那桌。


“isak,hey!”Jonas跟他打着招呼,向isak伸出手,“我看见even,然后就帮他一块儿过来了,比你快。”


Jonas朝着isak眨了一下眼睛,isak笑了。


“很开心看到你们见面了。”isak说着坐在两人中间。


他无意识地触碰着even,伸出手搭在even肩膀上还捏着他。


Jonas看到了但是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或者可疑的。


这很正常。


但是,当even伸出手摸着isak的脸颊还有下颌时,他那种抚摸的方式,isak喜欢他触碰的那种方式,那种even‘看’isak的方式,让Jonas的眉毛皱起来,用眼神问着isak是怎么回事。


Isak张开嘴刚想说什么,但是magnus和mahdi突然过来了坐在空座上,谈起了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关于vilde?


“我只是说,她长得很好看!我昨晚做梦了,她就是一个性虐待狂,太惹火了!”magnus叫着,还发出标志性的尖尖的笑声。


Mahdi用一种看傻帽的眼光看着magnus。当他转过去向Jonas和isak求助时,才终于发现有人和他们坐在一起。


这个人还把手放在isak脸上。


“额,这是?”mahdi礼貌的问着,还笑了一下。


“你是那个盲人!isak你认识这个盲人?”magnus尖声说,嘴还半张着。Jonas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捂住了脸。


“兄弟。”


Even也才想起来他和isak不是单独在一起,所以他迅速把手拿下来了,然后把头转向其他人的方向。


Isak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脸现在有多热,他害怕Jonas已经知道了。Jonas总是对自己的事情有一种第六感。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了。


“兄弟们,这是even。我们在周末的那个party认识的,他刚转学过来,所以我觉得他可以和我们坐一起。”isak说着,惊讶着自己的声音还很平稳。


“cool,很高兴见到你,我叫mahdi。”


Even也伸出手,没有伸太远,他在等着mahdi握住自己的手。他也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


“这个笨蛋是magnus,他永远嘴比脑子快。”Jonas在magnus也伸手和even握手时说着。


“huh?我说什么了吗?”


Even轻笑,“没什么,magnus,你很好。”


“谢谢,even。”magnus笑了一下,然后用肩膀顶了Jonas一下。


大家都开始吃饭,magnus说着最近的数学测试,Jonas和mahdi开始怼他,每次magnus开始说什么他们就大笑。Isak听着,小口吃着自己带的午饭,好像是剩下的千层面混着什么,eskild说这是最好吃的东西。

吃起来像硬纸板。


Even吃着三明治,也听着旁边的对话。Isak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看了even几眼。


因为isak是从侧面看,所以他可以看见一点even眼睛周围的皮肤。那里颜色比其他地方稍微红一点,isak也没有看太长时间,他觉得自己好像侵犯了even的隐私。


“那么,even,你是出生的时候就看不见吗?”


Isak刚吃了满嘴的饭,顿时噎住了。


“magnus。”


Magnus皱了一下眉,“怎么了,这样问粗鲁吗?”


Even伸出一只手放在isak的膝盖上,isak想要站起来。“没事,没关系。”


“是吧?大家都觉得还好。”magnus坚持着,还翻了个白眼。


Isak不知怎么有些生magnus的气,他问了很隐私的问题,这不合适,虽然even好像觉得无所谓,但是这样就是不对。Isak可以感受到even手上的微微颤抖,他的手掌还有些汗湿。


这些事Isak自己都不知道,他不想自己的朋友先知道。可能有点自私,但是他就是这样想的。


“我13岁的时候看不见了,发生了意外。”


Isak清了一下喉咙,用手握着even的手,还紧紧的揉了几下。他知道男孩们看不见桌子底下发生了什么,所以isak很喜欢这种交流。


我在这里。


“靠,太操蛋了。但是你知道事物都长什么样,这也挺好的是吧?像颜色和草,还有天空和别的东西。”magnus继续说着,声音很大。“所以别人说什么的时候,你其实知道那个东西长什么样。”


Even从座位上移了移,“对,我记得颜色,天空是蓝色的,草是绿色的。”说完后,even笑了笑,一种空落落的笑容。


Even放开了isak的手,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没有再碰isak。


“好吧,那关于vilde的梦…”magnus又开始了,继续解释着树叶做的外套和鞭子。


Isak再也没听进去,他想念even,虽然他就坐在旁边,但是isak知道even的思维不在这里。


可能他在想天空长什么样子,或者夏天的草亮亮的颜色,所有的东西都很闪耀,都很绿很有生机。或许even希望他能再看见。


Isak也在想着,知道所有东西是什么样子但是再也看不见是什么感觉。他再也看不进阳光,或者湛蓝的天空,或者星星。他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再也看不见了。


Even曾经看见过,然后这些东西又被夺走了。那么一出生就看不见,不知道万物是什么样子是好还是不好呢?


Even不停拨弄着手,isak看见他的胸口起伏不定。


快回来,我在这里。


铃声响了,isak从他的幻想,他的渴望中回过神了。男孩们站起来了,向even告别还说着很高兴认识他。Even只是向他们摆着手,点头,微笑着站起来拿过来拐杖。


“even…”一走到只剩他俩的地方,isak就开始说话了。


“怎么了?”


“对不起,magnus…如果他过分了的话。他没什么脑子。”


“没事,isak。很多人问我那样的问题。”even耸了耸肩。


“他们不应该问,根本不关他们的事。”


Even转向isak,伸出手,找着。Isak向前迈了一步,又下意识的蹭着even温柔的触碰。


他忘记了自己在尽力摆脱这种习惯的。就一会儿吧。


“我没关系的,isak,我发誓。”even朝着isak悄声说着,叹了口气。“我真希望我现在就可以亲亲你。”


“我知道。”isak也低声说。


有人撞了一下isak的肩膀,打断了他们的低语。那个女孩转过来,抱歉的看了isak一眼就走开了。Isak想起来他也应该去上课了。


他从even身边移开。


“祝你下午开心。”even说着,嘴唇溢出一声失望的声音。“我一会儿发信息给你?”


“嗯,一定要发。”isak回应着他,看着even走向走廊那边。


他也刚好踩着上课时间走进教室。

~~~~

心疼even

even没有出现的第7天,想他,想他,想他,求编剧多给点镜头

下半章还是我来哈,祝小妹妹 @撩神的喵 和高考的小仙女们都超常发挥吼。

评论(6)

热度(95)

  1. 威尔斯喵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