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Always be comfortable for who you are.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09(下)

下划线是心理活动,粗体是回忆吼。

**

晚上下课后isak去了even柜子那里等他,但是even一直没有来。Isak在走廊上溜达了几圈,还是没有找到even,isak灰心了,去找了Jonas,mahdi和magnus。


或许even已经回家了。


还是那个男孩又来找麻烦了。


Isak(15:43):hey,你还在学校吗?


“我挺喜欢你那个朋友的,他人很好。”


Isak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把手机放下了。看见是Jonas站在面前,isak才长长吐了一口气,放松下来,把手机塞到口袋里。


“ugh,对,他很棒。”


他们俩一起走向前门去赶电车。


“一会儿想一起玩吗?赶上你落下的节奏?”Jonas问他,还给了isak一个大大的微笑。


以前你这样看我的时候,我心都会化。


“当然好。”


“去我那里还是你公寓?”


“我那里行吗?我答应eskild今天要洗衣服,因为他之前为我们做了很多天的饭。”isak叹了口气。


Jonas笑了,“好吧,兄弟。”


Isak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他拿出来赶紧看了看,急切的希望看到even的名字。


Even(15:52):我很好,我头有点疼所以提前回家了,你今天怎么样?


“你妈妈?”Jonas问他,用一种‘我知道’的表情看着他。


Isak还没有准备好把even这件事告诉别人。


“不,是even。”


“他愿意的话也让他一起来玩吧,他在附近吗?”


“他头疼先回家了。”


“oh,OK。他看起来很喜欢你。”Jonas说,表情很随意,说的向理所当然一样,让isak突然停下来,朝Jonas皱着眉毛。


“怎么说?”


Jonas有点被isak的回问吓到了,“我只是说…他经常抚摸你。他对你很好,我也不清楚,就是觉得他很喜欢你。”


“他经常抚摸我?”


“像…他把手放在你膝盖上,他还总是摸着你的脸。没关系啊,兄弟,我就是想找点话题说,别紧张,Iss.”


Isak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害怕,可能因为Jonas已经发觉到了但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可能因为isak还不想让他知道,可能是isak就不应该带even去见他的朋友们。


他想让自己和even的触碰和抚摸只存在两人之间,他不想让任何人过度解读他俩的关系。


“他看不见,Jonas。触碰是他‘看’别人的方式。”


Jonas舔了一下舌头,挠了挠头发,看向了别的地方。他看起来有点紧张,这让isak也开始紧张了。


“他没有对我们其他人做那样的动作,isak,他就和我们握了手,他没有…”


“你想说什么,Jonas?”isak打断了他。


“没有!我没想说什么,isak,我只是…你知道我完全可以接受你们的,如果你喜欢even,我不会在意的。”


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不..”喜欢他。


但是isak说不出来。


“听我说,忘了我刚才说的好吗,我不是想惹你生气的,我们去好好玩吧。”Jonas说着还碰了一下isak胳膊,“走吧。”


Isak跟着Jonas去了电车站,谈了些其他的东西,学校啊,isak被迫主持抱抱团的party啊,还有谁又欠了谁的酒。


Isak想要说出来,他想要全部都说出来。他知道Jonas不会太在意的,他知道自己可以相信Jonas。


但是他太害怕了。


还没到时候。


有一天我会说的,只是还没到时候。


**


Isak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从床上赶紧起来拿过手机,紧张的血液都快凝固了。


“hello?”


“hey。”


是even,isak看了下表,23:27.他23:10才上床的,所以他也没睡多久。但是手机突然响起来吓到他了,现在他的心还砰砰乱跳。Isak还有点气喘吁吁的,“怎么了?”


“我没收到你的短信,就是想问问你还好吗?”even问着他,声音有点小,还有点犹豫。


操,忘记回复even的短信了。


“对不起,Jonas放学后来找我,我们玩电子游戏了。然后我就帮eskild洗了大概六堆衣服。”isak解释着。


“电子游戏?”even说着,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我还记得电子游戏呢。”


“你玩过?”isak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


“我曾经玩。”even低声说,“但是没关系,我很开心你有Jonas陪着,他看起来是个好人。”


“他是好人。”isak也同意,毕竟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Isak突然想起Jonas之前的话。他经常抚摸你。Isak当然知道了,这是个问题。但是isak之前以为even经常触碰别人是因为…他这样才能‘看到’别人,even需要用手来辨识他们的特征。


不是吗?


“even?”isak忍不住问他。


“嗯?”


“你…都像碰我一样的碰别人吗?”


笨蛋,我听起来像个傻帽


“什么?”even说,笑得有点尴尬,“你什么意思?”


“你…我们第一天见面的时候,你摸了我的脸,我知道那是你感受别人,感受我的方式。但是你今天没有那样摸mahdi或者magnus或者Jonas,所以我…”


“不是。”even打断了他,声音大起来了,还多了一丝坚决,“不是,我不会像碰你一样碰别人。”


“但是,我以为…”


“那天我听到了你的声音,我听到之后就想…‘看见’你。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想要感受到别人,所以我就碰了你。即使你会被我吓到,我当时也觉得我必须要触碰你。”


Isak轻颤了一下,感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逐渐延伸到脖子后面。


“所以那个…触碰…只属于我?”


Isak停顿了一下,even的沉默让isak开始有些担忧,他的胃都绞起来了,他害怕听到答案,他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


“你是我唯一想要看到的人,isak,我也只想让你触摸我。”even低声说,声音都有些破碎了。


Isak微笑着闭上眼睛,他希望现在even就在他身边,这样isak就能抚摸他了。


“我明天再摸摸你好吗,我们可以上课之前见面。”isak说着。

好,对不起…今天早晨的事情,我不想让你…”

“不是你的错,even。”isak打断了他。


“是我的错,我做一件蠢事,现在报应来了。”even叹了口气,“但是我永远不想让你也扯进来。”


“你没有把我扯进来even,你的过去是你自己的,是你的回忆。我只是希望你还好。”


“我会好起来的isak,我会的。”even声音中增添了一些自信。“我现在有你了,不是吗?我怎么会不好呢?”


Isak轻笑着。


我现在就像一个13岁的小女生爱上了乐队男孩一样。


“我真希望能看见你笑。”


“现在不行,我现在整张脸都在笑,一点也不好看。”


“你永远都好看。”


“闭嘴。”


“周五我能带上你这么好看的人去约会吗?”even问他,这使isak僵了一下。


操,那个party


“额,我周五答应vilde会主持抱抱团的聚会了,对不起。”


Isak现在觉得很对不起even。


他也想去约会——和even约会——他不想主持什么烂聚会。


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因为错过约会开始痛了。


“那我能去那个聚会吗?”


“当然,我本来想明天再邀请你呢。”


“cool,那我们可以再找个时间约会。”


“嗯,我们一定要约会。”isak回他。


他们之间又沉默了,但是这种气氛很舒服。Isak还笑着,他想着even可能也坐在房间里笑着。快到午夜了,isak知道两人该睡了,但是他一直想着一个问题。


“even?我能问你件事吗?”


“任何事你都可以问我。”


“你最想念的是什么东西?”


“想念?”


“我是说,你最想看见的。如果我问的过分了,那对不起,我就是想知道你最想再看见什么。”isak问着,手都有些颤抖。


他不想越线。


“我弟弟的脸。”even丝毫没有犹豫。“我想念他的笑,他的脸会容光焕发,我有五年没看见他的脸了。我失明的时候他还是个婴儿,我想看见他变了多少。”


Isak感觉自己的心都破碎了。


“他看起来是个好孩子。”isak对他说。


“他是最好的。”


Isak可以听到even语气中的笑声。


“我有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妹妹,我也不常见她,但是她从婴儿到现在变了很多,时间真是太快了。”isak小声说,还想着lea。


“你不能抢走我的女儿!把她还给我!”


“你怎么能照顾一个五岁的小女孩,marianne?她必须和我生活!”


“那你也要把isak带走吗?你为什么不把所有我在乎的人都带走?你最擅长这种事了!”


“她叫什么?”even问他。


“lea.”isak叹了口气,“我很想她。”


“抱歉,isak。”


“没事,所以…我明天去找你?”isak说,想要换个话题。


Even知道isak的意图,“我很期待见到你,isak,晚安,我会在梦见你的。”


“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梦,你睡着了呀。”isak反驳他,但是嘴角还含着笑。


“我没说我一定是睡着的时候才会想到你啊,isak。”


Isak感到自己的脸瞬间通红,这种羞愧传递到他的后背,“晚安。”


“晚安。”

~~~

晚安,下章由妹妹来 @撩神的喵 

评论(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