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Always comfortable for being who you are.

【未授翻】Get rid of her 2(下)

不骗你们这章翻的时候真的是一直哭,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明明看过好多遍,哭了好多遍,但是再翻还是会哭,如果你们没哭...就怪我喽。

虐甜虐甜的

还剩一章,一直想让你们快点看这章才加急翻的

加上听着Coldplay的everglow,根本哭到停不下来,也可能是因为大姨妈...

和上文接的挺紧的,所以可能要回顾一下原文

下划线是插叙和短信

~~~

前文链接: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中)


Isak到教室的时候,他气喘吁吁地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even。


“even,快进来!你到底在干什么?!”isak几乎是在尖叫。


“isak,我快弄完了,我保证一会儿就好了。”isak眼里的光芒破碎了,even不明白为什么isak在哭。


“你为什么哭,isak?有人让你不开心了吗?”even立刻扔掉喷涂染料,那些东西砸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音。Isak吓得退了一步,其他人都屏住了呼吸。


Isak向窗户那边伸出手,想让even拉住自己。


“even,回教室里,求你,求你了!”


“过来和我坐一会儿,这里景色很美,就呆一分钟,我发誓就一会儿。”


Even把手上所有的东西都扔了,朝着isak说。


Isak听到周围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在阻止他,但是他还是爬上了窗户,坐在even旁边,isak一直在哭。


“我们一起回教室里好吗?even,求你了?”isak求着even,大男孩的心渐渐沉下去了,为什么isak这么伤心?


“你不喜欢吗?我以为你喜欢的,我想为你做点什么,你最近压力太大了而且…”


“even,你不需要为我做. 任. 何. 事.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我想为你做一切事情。”


“even,我不想让你为了我毁坏学校!”那张好看的脸上又滑下一滴泪“baby,和我一起回教室里吧,好吗。”


Even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一直藏在心里的所有丑陋的一面都开始爆发了。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isak。我只是想让你爱我,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你爱我?”


“什么?”一滴泪流下。“what thefuck?”isak又滴下眼泪。“我. 爱. 你. 啊,even。”isak感觉自己好像被打了一拳一样心痛,“我爱你,你这样差点吓死我,因为我发誓不会再让自己重新陷入那种有像我妈妈一样的人的生活里,因为最终他还是会离开我的。我发誓我自己要先坚强起来,自己独立起来,但是fuck,我愿意为. 了. 你. 做. 任. 何. 事,任何事我都愿意。”even没有说话。

***

Even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去的警察局,但是过了一会儿他的父母就赶过来了,他们一直在到处解释和安慰别人。Even不明白为什么isak这么生气,这么害怕,还一直在哭,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喊着什么,even现在什么也不明白。

***

两天后,even在自己床上醒了过来,他的后背靠在isak胸口上。他开始回想发生的事情,当他全部记起来后,他将头埋入枕头中哭了,握着拳头,手指都陷进了手掌里。


Even再醒过来时,isak不在他身边,sonja站在门口。


“你怎么过来了?”他努力发出声音。


“isak打电话给我了,我们俩现在还说话呢好吗,你甩了我之前,我和isak也是朋友。”


“sonja。”


“我是开玩笑的,even,我不会再用这个来要挟你的。我来是因为我是你的朋友,我关心你,因为isak已经好几天没离开了,他一直在你身边。”


“多长时间了?”


“三天,我听说他错过了物理考试,他真的很棒,他真的爱你,当时在警察局isak哭的太伤心了,我还以为他受伤了。”


Even心情更低沉了,他讨厌自己,他讨厌一切,isak为了他爬上了窗户边,isak甚至有可能会失去平衡受伤,even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过。


第二天even用短信和isak分手,他太可悲了,好几天没有洗澡,未接来电不断增加,几百条isak发来的短信更让他蜷缩着抱紧自己。


“一条短信?我们就结束了?what thefuck, even?”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你感觉好一些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你还好吗?今天怎么样?”


“我今天去过你家,你妈妈说你在睡觉,希望你好点了。”


“我非常想你。”


“接电话,baby,求你了。”


“我今天补考物理考试了,我得了6分。”


“even,已经一个周了,求你和我说说话。”


“我们结束了吗?这是结束吗?even求你不要。”


“我爱你。”


“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


“去他妈的,我要去你那里。”


“你妈妈不让我进,我明天再去。”


Even回学校的时候,大家看他的眼神仿佛他长了两个头一样。他礼貌的笑了笑,和同年级的几个男生说了会儿话,然后就专心上课了。Isak等在那里,even走到走廊上时堵住了他。Even已经准备好接受最差的情况了,但是isak只是抱着他,一直一直抱着他。Even挣脱了isak的拥抱,他感觉isak好像向后退了一步,isak还像之前一样好看。


“even,你感觉怎么样?我不知道你今天来学校,我…”


“听我说,isak,我得走了现在。”但,isak抓住了他肩膀,把他推到墙上。


“不!你听我说!我给你时间,我给你足够的时间,多长都行。但是现在我们要谈谈,你为什么不回我电话?我们是在演什么狗屁浪漫喜剧片吗?你是因为要他妈的‘保护我’才离开我吗?”


Isak的话像一张张巴掌一样打着even的脸,他意识到这个男孩真的永远不会离开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痛点,even知道这很残忍但是这样才是真的对isak好。


“isak,我不知道你想要证明什么,但是别再逼我了,我们必须结束。我不是在假装高尚或者因为自己的失控才想离开你。不是,我要离开你是因为你配不上我。大家都知道,isak,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几乎都控制不住自己,我不能再这样对我的父母了。”


“我不相信,都是胡说的!”isak有些退缩但是他还是反抗着。


好吧,好吧,他必须再狠点儿,even恨自己,他真的讨厌自己。当他看到Jonas,mahdi和magnus走近时,他很高兴,因为这样在他伤害了isak之后还会有人陪着他。


“没有什么你不能相信的,isak。我不想成为你的‘我可以接受精神病’计划里的一员,isak,你离开了你妈妈,总有一天你也会离开我的。”


Even希望isak能过来揍他一拳,或者至少推他一下,什么惩罚都行。但是小男孩只是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在朝他大叫着‘你. 怎. 么. 敢. 这. 样. 说’。Isak低下了目光,转身,冲了出去。Jonas和magnus紧跟着他跑出去了,mahdi看了一眼even,仿佛说着‘兄弟,你真的搞砸了’然后也走了。


现在真的结束了。


***

Even和这个同年级的女孩建立了一种很奇怪的友谊,他们坐在人行道上,这里离eva家隔着一条街,女孩开始告诉他关于她前男友的事情,然后大哭又吐了更多。


“你为什么一直陪着我?”她问。


“因为我也受伤了。”even说了实话。


警察在凌晨2点来了,party就结束了。Even和女孩一直等到警察走了才回去拿东西,整个屋子基本都空了,只有eva,Chris,isak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人还留在这儿。


“你回来了。”eva看见他了。


“嗯,我没离开,只是在附近而已。”even回答着eva,他还看到isak的眼神破碎了。他想过去解释给他听,这个女孩只是和他上同一节课,她吐了,他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


Isak走向even,递给了他手机。“你落下了,我以为你走了所以准备之后再给你的。”


Even接过手机,小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他可爱的女同学就晕过去了。


Even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也不知道她住哪里,她的手机也没电了。Eva说她可以在这里呆一晚上,然后就和Chris下楼了。Even把女孩放在沙发上,想着要怎么办。他对这个女孩没有任何责任,但是他觉得就把她放在一个到处都是醉汉的屋子里不太好。


他去了另一个沙发躺了下来,even用手摩挲着自己的头发,想要尽量忽略躺在自己旁边沙发上的isak


May 5th (5月5日)


周五even上代数课时听到旁边男生在说eva家举办party的事,显然没人邀请他,这样更好。他不能喝酒抽烟了,不去party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但是他还是有点伤心,没有人会再邀请他去任何聚会了,但是这是他咎由自取。他们本来就先是isak的朋友,然后才算even的朋友,而他伤害了isak,这是他自己搞砸的。


当所有人都时不时的用一种‘死亡眼神’看着even时——sana是所有人中最可怕的,even根本不知道sana这么保护isak——而isak从来都没有做什么,他只是一直很坦然的面对一切。他像躲瘟疫一样躲着even,当mahdi从餐厅的另一边一直盯着even时,isak只是笑一下然后让他别这样。


“他也受伤了。”有一次他听到isak在对noora说,noora不懂为什么‘even变成了一个混蛋’。


Isak有一次半夜的时候打电话给他,even知道自己不应该接的,但是他太想听到他的小男孩的声音了。


“uh, hello? even?”isak显然没想到even会接电话。


“怎么了?”even轻轻的说。


“你怎么样?你还好吗?”isak真的是他认识的最好的人,even不敢相信自己在学校走廊里对他说了那么多过分的屁话。


“baby,我好想你。”even在电话上忍不住说了出来,就好像烂电影里那些有恋父情结的小女孩一样。那头的isak没有说话。


“我也想你。”isak还是说了,然后even就挂了,因为他是even啊。


所以当even收到isak的短信邀请他周五去eva的party,even的整个世界又一次破碎了。


Now(现在)


Isak通常睡觉的时候什么都听不到,甚至是eskild乱搞的时候,他也不会醒。所以even真的没有想到isak会因为自己一个轻轻的触碰就醒过来,他跪在isak沙发旁边的地上,轻轻的抚摸着小男孩的脸颊。


Isak突然惊醒,胸口还喘息不定着。


“what the fuck?”isak看清是even后才迅速用手捂住了嘴。


“对不起。”even忍不住说出口,“我当时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个混蛋,我真的好想你。”


Even甚至都不是在小声说话了,有人开始叫‘闭上嘴。’然后isak站了起来,拽着even的手腕把他拉到了厨房。


“你知道,even,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但是如果我说我不伤心肯定是骗你的。”isak边说话边直直地看向even眼睛里,even都怀疑刚才isak有没有睡着。


“我…对不起,isak,我不知道说什么。”在昏暗的厨房里,even低着头看着脚尖。


Even已经有一个月零五天没有吻isak了,所以当小男孩用手缠住他的脖子把他拉过来张开嘴时,even全身都融化了。Isak丝毫没有犹豫,没有害羞,他把一条腿伸到even腿间,手指缠绕着even的头发,舌头滑进了even嘴里。


Even有些不知所措,有些震惊。他抵着isak的嘴间粗喘着,手还放在自己身边,isak不情愿地退开了一步。


“你。能。不。能。他。妈。的。亲。我。”


然后even照做了。


***

Even的嘴唇肿了,他的心也圆满了,isak在他嘴间轻笑,他在笑,天啊,even太想念这个笑声了,所以他抚摸着isak,按压着isak,揉捏着isak。Even正要脱掉isak衣服时,他的女同学突然醒过来大喊‘我手机在哪里?’


两人的嘴唇不得不分开,还发出了一声不开心地‘pop’声,isak坐在桌子上,用腿把even圈得更紧。Isak用手抚摸着even的脸,拇指摩挲着他的下嘴唇,然后他轻轻地用嘴唇擦过even的耳朵,胸口紧贴着even,呼吸炙热又剧烈。


“Get. rid. of. Her.”(甩掉她。)

~~~

很多东西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翻才好,所以就用了英文,大家理解就好

评论(29)

热度(105)

  1. 夏格Rita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