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Always comfortable for being who you are.

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3 下

撩神的喵:

*前文目录*


------13章下------


木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声音有些大,isak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然后,lea出现在了门后,在看见even和einar之后露出来谨慎的表情。


“呃,你们是谁?”接着,她看见了isak。


两人对视了一秒,lea的小脸上出现了isak从未见过的最大的笑容。


“issy!”lea几乎哭喊出来,整个身体扑进isak的双臂。isak把妹妹抱了起来,在空中转着圈,lea紧紧搂着isak的脖子,勒得他都有些呼吸困难了。


但是他根本不在乎。


事实上,他被这巨大的喜悦刺激的想哭。


“hei,小宝贝儿,我好想你。”isak尽力忍住不哭出来。


“我也想你!”lea可怜兮兮的说,isak突然发现妹妹哭了。于是,他自己的眼泪也终于掉落了下来。


“oh,甜心,别哭,没事了,”isak用手指擦去lea脸蛋上的泪痕。


“妈妈,她在医院……”lea突然说。


isak哽住了,“我知道,但是爸爸正和她在一起,妈妈会没事的。”


isak知道lea也很想妈妈,但其实她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妈妈的病情,只是总是提起她,并央求爸爸什么时候能去看看妈妈。


“lea,甜心,我想让你认识两个人,”isak轻声说,试图转移开话题,把那些荒唐的事从她的小脑瓜里赶出去。


isak站了起来,把lea带到even和einar面前。isak一边拉住even,一边拉住lea,然后让两个人的手触碰到一起,


“lea,这是even。”


“h,hi。”抽噎了一下,抹去最后一滴眼泪。


“hi,甜心,很高兴见到你。”even温柔的说,牵起lea的小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想王子一样迷人。


你就是我最迷人的王子。


这逗的lea咯咯笑了起来。


“我是einar!”einar极力彰显自己的存在,也牵住lea的手吻了一下,像他的哥哥一样。isak和even都大笑起来。


两个小时后,lea和einar已经完全混熟了,双双缩在客厅的毯子上看着finding nemo,而isak和even则在双人沙发上,依偎在一起。


even面朝着电视,手指玩弄着isak的头发,isak靠在even的胸前,慵懒的像只猫。


安全,我感到十分安全。


“isak?”even突然低声问道,又搂紧了isak一点。


“怎么了?”isak转过头看向even。


“我想问你点事。”


“ok,任何事都可以。”


even清了清喉咙,将前额贴在了isak的脖颈,他的呼吸很急促,isak能感觉到even的紧张。


“你会因为你妈妈的病而责怪她么?”


isak皱起眉头,这个问题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知道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因为她所做的那些事而觉得羞耻,所以不愿见她。”even解释说,他的声音因为尽力的压低而有些干涩。


isak想了想,他突然对这个问题有些难过和无所适从,他因他的妈妈而耻吗?他很对她生气吗?


不,不。他不会对他的妈妈生气。他知道一些精神疾病是人们本身控制不了的。他只是难过与没有人去帮助他的妈妈,他自己也不能独自完成这些。他并不想把妈妈割离开自己的生活,他不想生活中那种假装一切都好,但实际一切都很难担负的生活中。


“不,”isak轻声说,“我不怨她,我想和她聊天,保持很好的关系,我爱她,他是我的妈妈。”


even沉默了很久,颤抖着呼出一口气,然后突然用胳膊紧紧地环抱住了isak。他抱的太用力了,isak忍不住笑了起来,转过身回抱住even,虽然他们此时并不是最适合拥抱的姿势。


“你是个很好的人,isak。”


“我妈妈也是,她很美,很温柔,不过我不知道在她得知我在和一个男孩子约会时,会是什么反应。她有时候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罢了,那不是她真正想做的。我希望有一天如果你见到了她,你也能感受到她的美,可能别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even,在那些难捱的日子里,我见过最真实的她。”


isak被自己所说的惊呆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些话是从哪冒出来的。他发现自己在哭,又哭了,但是这次的眼泪不是因为伤害,也不是因为负罪感或愤怒而哭。


他哭是因为他想念自己的家人了。


isak多希望自己的爸爸没有放弃,他多希望自己的妈妈得到了足够的帮助,他多希望自己能经常见到妹妹。


他希望人们能把他的妈妈当做正常人对待,他希望一切没有这么艰难,他希望能有更多的鼓励支撑他坚持下去。


isak忍了太久,在无所谓的伪装下。伪装几乎成了他的必备品,每天在冷淡的外表下度过每一天。


重复,假装,拒绝。


但是现在isak知道了,他知道是什么在折磨他,让他心烦意乱,甚至在睡梦中让他惊醒。


是“失去”。他觉得自己的心里丢失了什么,生命里丢失了什么。


不,他不会恨自己的妈妈,他可能会在事情发生时感到失落,但是他永远不会恨她。


“我看到你了,isak。”even揩去isak的泪水,“我看到你了,你是世上最漂亮的人,你永远都不知道我——”


even没说完,但isak想让他说下去。


“请讲下去,拜托。”


even在isak的脖子上落下一个吻,“我有多爱你。”


这是以前从未有人跟isak说过的话。


“我也爱你。”


永远没有其他事比这件事更让我确信的了。


isak笑了出来,引得lea和einar都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俩。


“我已经无法自拔了。”


isak面向even,这样他就能看见对方的脸了,他的嘴巴和下巴以及任何一个地方,还有那些伤疤和周围受到损坏的皮肤。


“我也是。”isak含住even的上唇,久久不放。


even笑起来,主动送过去下唇。


“你哥哥一直在亲我哥哥,一直!”lea突然说。


小孩子永远不知道他们有多吵。


“没关系,isak总是能让even笑。”einar回答道。


“even也让isak笑了。”lea点点头,她的目光又被电视吸引了过去。


isak不禁勾起嘴角,这才是世界应有的样子。


—十三章完—


下半章小姐姐 @theother 哦~


-----


(今天去考试又没过关,要求九十五分以上,连续两次,要哭了啊啊啊啊【豹皂】)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