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14(上)

下划线是心理活动和对话吼

抱歉久等了,enjoy reading。

~~~

Chapter 14 Thank you (谢谢)(上)


Marianne是周二出院回家的,isak和父亲一起去医院接她,lea没有来,因为他们担心marianne的镇定剂作用还没有消退会让她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


Isak担心母亲也认不出自己,但是当他在大厅看到父亲牵着母亲走出来,胳膊还揽着她的时候,isak真的很惊讶又很开心。


母亲朝着他微笑着,看起来…比之前见到她的时候健康多了。她梳了头发,穿上了真正的衣服而不是什么睡衣和居家服。可能这些都是护士帮她打理的,但是isak还是感到很高兴。


“isak。”Marianne叫了他一声,用胳膊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


“hi。”isak很努力的低声说了一声,也回抱了她。


别哭,别哭。


他们一起上了车,marianne和isak坐在后面,父亲开车,突然间isak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她妈妈真的能自己待在家里吗?父亲会只是把她接回家,然后再若无其事的离开吗?


“学校怎么样?”Marianne问着isak,把头靠在isak肩膀上。


“还好,开学才没几天我就一堆作业了。”


“我相信你一定会得到很好的成绩,你一直学习很好。”marianne看着他自信的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我这一点。


“谢谢,妈妈。”


Terje开到母亲那里,停在了车道上。他们都一起下车进屋,父亲在后面拿着母亲的东西送进去。


Marianne一进门就惊呼了一声,到处看着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一样,表情让人感觉她被抢劫了。Isak皱了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房子里比之前干净了很多。


“我打扫了一下,mari.我之前从医院过来帮你拿换洗衣服的时候,房子里简直无法忍受。”terje解释着进了厨房,“我在冰箱里放了些东西,还有些我做的饭,千万别忘了吃。”


“你不需要做这些。”Marianne突然听起来有些生气,“我知道怎么做饭。”


“我知道。”isak的父亲有些犹豫,“但是,我已经做了,你最好还是吃了吧。”


Marianne坐在厨房桌子旁,看起来有些烦躁。Isak坐在了她旁边,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办。


Terje点了点头,他懂isak现在的感受,“marianne,我们都清楚,你没法总是自己生活。”


“那你就不应该离开,你不应该…”


“我不想在isak面前讨论这些东西。”terje打断了她,一点也没有生气或者暴躁的感觉,而是一种恳求的语气,“我和医院协商过了,他们会派一个护士过来,每天照顾你的起居。她会在这呆几个小时,帮你干些活儿,确认你吃药了。”


“我不需要…”


“妈妈,求你了。”isak站起来,握着母亲的手,“求你听话吧。”


Terje蹲在妻子前面,叹了口气,“我也不想让你总是待在医院里,marianne,我想让你回家,我想让你过上正常生活,但是你现在根本没法照顾自己,我也没法照顾你,我….”terje看了isak一眼,“我也不应该把isak留在这里让他照顾你,之前是我的错。”


听到父亲的道歉,isak震惊的无法呼吸。


这些都是他妈的什么。


Isak感到自己很无力。


Marianne看向了isak,眼睛里都是泪水。她想起来之前的日子,isak怀疑母亲真的能想起来发生了什么吗,那些日子里,isak和母亲两个人待在这里,他一直努力的坚强---他真的努力了,但是还是没有坚持下去。


“我们都妥协一下。”terje继续说,“你可以回家,但是你必须接受帮助,必须努力吃东西,努力生活,然后我们才能继续下一步,然后你才能经常见到lea和isak,好吗?求你了,你能答应吗,为了我,好吗,亲爱的?”


父亲声音里的温柔让isak难以置信,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父亲这样说话了。


Marianne深深的咽了口气,大口呼吸着,isak继续握着她的手。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好…好吧。”Marianne声音嘶哑了,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为了…isak,为了lea.”


**


父亲把isak送到了公寓楼下,isak正努力想要说些什么,他想理清自己的思路。


“我知道你有问题想要问我。”terje说,停了车看着isak。


很多问题。


“妈妈在吃药吗?”isak努力想要从一个好回答一点的问题问起。


“对,在住院的时候,他们终于完成了对你妈妈的准确心理评估,因为你妈妈曾想要….”terje没有继续说,摇了摇头。


伤害自己,她曾经想伤害自己。


“不管怎样,她有倾向伤害自己,这很危险,所以医院必须对她详细诊断,医生给她开了药,她需要吃药,可能需要过几个周药才会发挥效用,但是她现在必须每天都吃药。”


“你找了个护士照顾她?”


“对,医院对于那些在家养病的人会提供这种服务,她还需要几个阶段,定期回医院复查。”terje点头。“我们已经有成果了,isak,起码她现在接受了,我觉得…我想可能是因为你也离开了,所以让她意识到真的出现问题了,她自己出现问题了。”


Isak低头看着手,他不想在父亲面前哭出来,但是他现在很开心,终于有人可以帮上母亲了,他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之前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还有这种可以让她在家接受帮助的方法,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terje停住了,清了清喉咙,“isak,你要知道…”


“我知道,爸爸。”isak没让他说完,“我知道你当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我知道你担心lea。”


Isak想要原谅父亲,他想所有的事情都好转,这或许不会立马实现,或许他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这是一个开始。


“我之前没有想清楚,我应该为你做更多的。”terje坚持说着,“我希望我之前没有做到的,现在可以是一个弥补的开始,我希望…我希望我们可以多见面。”


Isak点了点头,“我也这样想。”


Terje朝着isak笑了笑,isak抬头看着terje的眼睛时也笑了,停了一会儿,terje伸出手抱了isak,他拍了拍isak的后背,分开的时候还擦了擦眼泪。


“那我们再聊吧。”


“好,”isak说着开始下车。


“帮我和even问好,”terje说,“帮我谢谢他。”


Isak背对着父亲皱了皱眉。


“谢谢他,”terje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isak从来没见过父亲现在这样。“我们上次见他的时候聊得很开心,他…他是个好孩子,帮我谢谢他,好吗?”


Isak还是决定不问父亲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问,今天让他惊讶的事情太多了,于是他点了点头,朝terje挥了挥手看着他离开。


**


“你还可以接受在大家面前和我亲密吗?”第二天在餐厅吃饭的时候,even边用胳膊揽着isak边问他。


Isak的回应是靠近even,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你们真可爱。”magnus笑着翻了个白眼。


“你是嫉妒,”isak耸了耸肩吃着午饭,他早晨费了很大的劲才挣扎着起来做了饭带来,虽然不是eskild的健康餐但是也挺好吃的。


“我是嫉妒你们俩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我的天啊。”magnus说。


Isak突然睁大眼睛,似乎有些害羞的向四周看了一下。


“真的?”


“真的,你没看见大家都是怎么看你们俩的吗?”magnus问道,还抬了抬眉毛。


“其实我自己什么都看不到。”even说着,无所谓的吃着三明治。


Mahdi,Jonas和magnus顿时僵住了都看向isak,他们不知道even是不是在开玩笑,他们不知道是应该笑还是怎样,isak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even很少会用自己看不见这件事来开玩笑。“我是开玩笑,兄弟们,深呼吸。”even说,突然开始大笑。


所有人才开始放松笑出声。


“你是谐星吗?”mahdi轻吐了口气。


“总要在生活中找点乐趣吧。”even微笑,拉过isak深深埋在他颈间磨蹭了几下。Isak因为这亲密的举动脸红了,因为他看到了有多少人在盯着他们看,大家都在小声说着,还有人指了指他们。


他们没有别的可说了吗?


政治?宗教?一些真正重要的事情?


Isak有些大声的问道。


“没有,大家都喜欢gay的事情,特别是你们俩这么帅的人,他们当然会觉得很有吸引力啦。”


Magnus说着,嘴里嚼着东西。


Isak和Jonas深吸一口气,“真的?!”他们同时问出声。


Even和mahdi只是笑了笑。


“真的呀!如果你们俩用tumblr的话,你们就知道了。只要看到两个很帅的男人在一起,其他东西就没什么吸引力了,我发誓真的是这样。”magnus摇了摇头,看起来有些可怜,“甚至那些在电视或者电影里没有半点关系的人都会牵扯到一起,同人文就是这么写出来的,虽然这些….都不是真的,但是通过这种方式,这些男人得到的女人关注…很多!我觉得我也应该就直接亲一个男人算了,可能这样女人才会喜欢我。”


Isak简直无语了,他看着magnus眨了眨眼,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过我自己就是John和Sherlock的铁粉。”even说,转向magnus那个方向点了点头。


Magnus激动地跳起来,抓着even的手大笑,“我要和你击掌,兄弟,快和我击掌,我太激动了,我超爱John和Sherlock!”


**


从上周五他和even在大家面前接吻之后,isak就收到了无数条信息,大家都在问他的取向问题。


大多数人会说“祝贺你们”或者“我的天,你们太可爱了”。Vilde,eva,sana,noora和eskild把isak加进了一个群聊,他们在里面发各种表情和惊叹号。


Eva也加入了这个阵营让isak感到很意外,但是他也感到了放松释怀,eva甚至还私信他,告诉他自己很开心isak终于可以做自己了。


Eva:你曾经还假装喜欢我,我是不是应该生气呢?:p


Isak看到消息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eva是怎么原谅他之前做的事,他觉得是自己导致她和Jonas去年分手的,但是如果eva愿意原谅他的话,他必须做些什么来挽回这段友谊。


Isak:如果我喜欢女孩的话,你肯定是名单上排名第一的。,<3


Eva:<3<3我真是受宠若惊啊,issy


出柜对于isak来说很…容易,isak虽然没想过自己的小世界会因此崩塌,但是这比他预想中的简单多了。


受到大量关注对isak来说有些难以适应,因为他本身就是习惯不被注意,成为背景板的那种人。现在却不能那样了,但是Jonas安慰他很快人们就会释怀了,大家总会找到新的东西讨论。


Isak收到的短信里,他最喜欢的是sana发来的,她只写着“祝贺你们,白人男孩们J”,这条消息是发在sana建的有他和even的私聊群里。


Even:我们的计划都实现了,sana.  :p  <3


Isak: 什么?!


Sana::D


**


周三下课后isak去了even家,他想要好好专心做一下作业。


但是even却一直无法集中精力。


even一直在动椅子,大声叹气,一直在扯身上的线头,把肚子都露出来了。


Even看书时还一直摆弄自己的头发,他的手没放在书上而是一直扯着自己的头发,直到弄的更乱。


我想要弄乱一切。


Isak也一直分神,他想搞清楚父亲为什么要感谢even,isak一直在鼓励自己直接去问even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的好奇心已经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了。


“你想吃点东西吗?”even问他,突然站起来走到isak旁边坐下,“我写不下去作业了。”


Isak把电脑放在旁边给even腾了个地方,他抑制不住想要贴近even的渴望,抬起even的下巴亲吻着他。


“我更想亲你。”isak承认了。


Even印着isak的唇间笑了,手抚摸着isak的脸颊,“这个休息活动我喜欢。”


他们开始只是轻轻的吻着,isak任由even掌握着速度,isak的头一直在动,他知道自己可以一直亲下去。


我永远不会厌烦亲吻这件事。


Even又亲了isak一会儿后退开了,isak看着even近在咫尺的脸,他的手轻轻摸着那些伤疤,这些皮肤的触感变得越来越熟悉。


“isak?”


“嗯?”isak回应着,声音还颤抖着。


“我在想一些事情。”even完全离开了isak身边,站了起来清了清喉咙。他又开始有些紧张了,这种感觉就像那天晚上在isak父亲一样。


“OK。”isak有些犹豫的回答道,还坐在床上。


“你想…”even深深吐出一口气然后笑了几声,“天啊,我怎么这么紧张?”


Isak微笑着,“别紧张,问吧。”


Even快速地点了点头,isak禁不住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好可爱。


“你想和我约会吗?这个周五?”


Isak站了起来抱着even的腰,把他拉过来抱在自己胸口,“当然啦,even,你以为我会拒绝吗?”


绝对不会。


Even也笑了,“不是,我就是…我想好好和你约会,但是我….”


“hey,我对这些东西也是新手,我们一起搞清楚,好吗?”isak打断他,踮起脚亲了亲even的脖子。


Even轻颤了一下。


“好。”


“你对约会有什么想法吗?”isak问他,还抱着even,感受着他的呼吸,他们的心在一起跳动。


“我想我们可以…额,听起来肯定很无聊。”even立马否定了自己,摇了摇头。


“我觉得我一定很喜欢,我才是有最无聊的那个人,你都不知道我之前做过多少糟糕的事情。”isak解释着,声音很坚定。


Even转身靠着isak,笑着,“你真是个笨蛋。”


“我只是你的笨蛋。”isak反驳道,用鼻子蹭了蹭even。


“好吧,我的笨蛋,你想和我周五去野餐吗?”


Isak忍不住笑出声,又用鼻子蹭了一下even,“好,不过是有点无聊。”


“别说了!我在尽量做些浪漫的事情。”


“我知道,我在开玩笑啦。”isak笑着亲吻了even的嘴,“我很想和你一起去野餐。”


**


Isak到even家的时候是18:00整,他穿着eskild给他熨的衬衫,还喷了些eskild逼着他买的古龙水。幸运的是,他没有喷太多,现在这个香味正好,不那么刺鼻。


按响门铃的时候,isak有些紧张的等着有人来给他开门,他要去约会了。


和一个男孩。


他有一个男朋友。


他的男朋友爱他。


爱。


我的天。


Einar两秒钟后过来开门了,然后扑向了isak,他跳上isak想要让他抱着他。对isak来说这个动作有点难,因为einar现在穿着一个快要淹没他的大号男士西装。


当然了,还有大礼帽。


“isak!hello!”einar大喊着,在isak怀里不住的动弹,“你闻起来好奇怪。”


Oh,不。我喷了太多古龙水了吗?


Fucking eskild。


“einar,让isak进来。”astrid从厨房喊了一声。


Einar一从isak怀里下来就拉着他的胳膊跑向厨房。


Astrid转身和isak打着招呼,然后她立马就看到自己小儿子的穿着,然后脸突然变得苍白。


“einar,你为什么穿这件衣服?”


“Abraham Lincoln 也穿西装,我也想要穿。”


Isak可以感受到气氛变得很紧张,他想可能和even的父亲有关,或许这件衣服是他的。


“你是在衣柜里找到的吗,宝贝?”astrid问他,在einar面前蹲下来。


小男孩慢慢点了点头,用大大的眼睛看着妈妈,isak知道这种眼神让人很难拒绝,astrid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好吧,去告诉even, isak来了。”


“好的!他们要去约会啦!”einar欢呼着,跑向走廊,isak也忍不住笑着。


“even会告诉他所有事。”astrid解释着,示意isak坐下来。


“我也发现了。”


Astrid朝着isak微笑,喝着茶。Isak犹豫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她看起来也不知道说什么,默默地看着厨房。


“你让even很开心,isak。”astrid低声说了一句,听到自己说的话,她自己也有些惊讶。


Isak朝着她眨了眨眼,有些害羞。


“我总是想让他找到一个可以…理解他的人。我知道你很在乎他,他需要在乎他的人,而不是那些…我也不知道,不是那些只是可怜他的人。”astrid说着,脸变得有些通红。


“我在乎他,非常在乎。”isak回答,双手握在一起。


“准备好了吗?”even突然出现在isak椅子后面,问了一声。


“嗯。”isak点了点头,站起来又看了astrid一眼。


“好好玩!”他们走向门口的时候,einar叫了一声。“在午夜之前带他回来哦,isak,就像Cinderella一样。”


“oh,赶紧进去吧,小笨蛋。”astrid轻笑着,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门。


Even胳膊揽过isak,靠近了他,“你闻起来很好闻。”


Isak咬了下嘴唇,无法抑制的开心着,他一直希望even会这样说。

~~~

notes:


看了好多文,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把isak爸爸叫做terje,妈妈叫做marianne,妹妹叫lea,然后最近回顾前几季的时候我发现了....我发现了...我发现了...在第一季eva发现isak是在背后捣乱的小恶魔的时候怒冲到他家去找他算账的时候,门牌上写的是:这里是terje和marianne valterson 家,还有isak和lea.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官配的名字和角色啊,大家观察都好仔细哦!!!


第一遍看这章的时候,我还以为even跟isak说‘我在想一些事情’的时候,是想和他ooxx呢...


感觉逗哥是还没有isak直男...


下半章就要去约会了呢,酱~酿~,由 @撩神的喵 来。



评论(8)

热度(107)

  1. 威尔斯喵the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前文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