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Always be comfortable for who you are.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05(上)

chapter 05(上) 墨镜(sunglasses)




Even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isak却抓住机会靠过去,又亲吻了even,这次他轻轻地把舌头伸进了even嘴里。

 

Even发出了一声,像是呻吟又像是咆哮,他几乎是立刻也把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卷着isak的入侵小舌。

 

Isak的手自然地摸着even的脸,想要感受更多来自这个男孩的力量,even也却之不恭的压得更紧。当isak的手随着even的脸轮廓上下滑动的时候,他轻轻的抚摸着even的脸颊,他突然非常清醒地意识到even还带着墨镜。

 

Isak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even,天啊,他好想看看even的整个脸庞,他想知道even的样子。

 

Even的嘴离开isak时,还剧烈喘息着,他依然靠着isak。Isak知道现在even的嘴里有多湿润,因为他还可以感受到even的喘息有多炽热,即使呼吸吹到isak脸上,也丝毫不减热度。

 

Isak无法忽视even现在有多好看。

 

“isak…”

 

Isak不想强求even,他不想做让even觉得过分的事情,这是他最不想做的事。但是他也想让even明白,isak可以接受他的一切。

 

他想让even知道,isak不会随意评判even的。

 

他只是想看到全部的,完整的even。

 

慢慢地,isak手指收紧了even墨镜的镜框,还没有向下拉。他在等着even的反应,告诉isak他不想这样,但是什么反应也没有。Even就静静的坐着。

 

“even…我…”isak的喉咙突然堵住了,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不确定,他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这次他开始向下拉着墨镜,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么轻的动作。“我…可以…看吗?”

 

Isak没有预料到even接下来的话。

 

“为什么想要看?然后你也可以离开我了吗?”

 

Even的手从isak身上拿下来,飞快地离开了isak,他的腿也从刚刚缠绕着isak的腰的地方放了下来。

 

“even。”isak哽咽了。“对不起,我不应该…”

 

“对,你不应该。”

 

Even立刻站了起来。他站的太快,几乎要失去平衡,身体向前倒去,差点把头撞到墙上。他及时伸出胳膊扶住了,isak赶紧站起来,跨到even身边,一只手轻放在even背上。

 

“你还好吗?”

 

Even歪了一下肩膀,isak的手滑了下去。

 

“请你离开。”even低声说了一句。

 

“我没有想…我不知道你…”

快让事情好转,快让事情好转。

 

“isak!离开!”even大叫,握紧拳头向墙上砸去。

 

Isak立刻向后退了几步,拿上自己的书包。Fuck

 

Even是感到…羞耻了。

 

Isak把所有事情都搞砸了。他太他妈笨了。

 

Even的肩膀在颤抖,他靠着卧室的墙,没有转向isak这边。

 

Isak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所以他转身走了出去。他走到走廊上的前门,然后他听到了门从外面打开了。下一刻他看到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看起来七岁左右的小男孩,小男孩穿着背带裤和…小礼帽…,他们正在往里走,轻轻地笑着。

 

男孩先看到了isak,当他正视着isak时,他发现isak呆若木鸡的站着----小男孩停下来,皱起来眉毛。

 

“哦,hi,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吗?”

 

这时候女人也抬起头来看着isak,isak几乎立刻就看出来这是even的妈妈。他俩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是even是男生版。

 

“hello。”她打招呼的声音听起来很和蔼又很亲近。

 

“hi。”isak努力说了一声,尽力挤出一个微笑。

 

小男孩走向了isak,把什么东西直接放在isak脸上。“看我有什么!”他笑着,来回跳着,手里拿着一个飞机模型。

 

“太酷了,哥们。”isak轻笑,小男孩真的很可爱。

 

“妈妈说我可以把它挂在我窗户那里。”

 

“别烦人家了,einar.”女人叹了口气,脸上却露出一个‘我早就知道’的表情。“我之前没见过你吧?我叫astride。”

 

Isak没来得及介绍自己,even帮他介绍了。

 

“这是isak,他要走了。”

 

Even从走廊走过来,站在isak背后说道,甚至都没有走近碰一下isak。

 

Isak立刻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和隔阂,这让他突然想哭。他不想让even听起来这么…让人心碎。

 

“哦,好的。你不想待在这里吃晚饭吗?”astride问道,isak没有错过她脸上的一丝失望,还有他看向even的担心的表情,但是…even看不到。

 

“没事,下一次吧。”isak说着,终于声音听起来正常了。他越过她,穿上了鞋子。

 

“bye,isak!再来和我玩哦。我会教你关于亚伯拉罕·林肯的知识的。”那个男孩,einar,从厨房里朝他喊道。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男孩戴着小礼帽了。

 

Astride转向isak,“他现在还是想当美国总统的阶段。”

 

还有这种阶段吗?

 

“希望他在长大到可以当候选人的年龄之前,喜欢点别的东西。”isak开了个玩笑,小心翼翼的避免去看even,他现在正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走廊里,好像在想什么。

 

Astride笑了,“希望如此,男孩都有自己不同的阶段,even小时候还有想当水手的月亮的阶段呢。”

 

处于一些原因,这些话让isak的内心有些受伤,他想待在这里,一起吃晚饭,一起聊聊even的家人,他想多听听关于even的故事。

 

但是他无法再听到了,因为他搞砸了一切。

 

“bye,even.”isak说了一声,打开了门。

 

“下次再来哦。”astride朝他说,脸上都是希冀的表情。

 

Isak点了点头,偷偷看了一眼even。

 

说些什么,说什么都行,求你了。

Even什么都没说,isak默默关上了身后的门。他有一种感觉,这就是两人的结束,这是他自己强迫造成的结束。

**

Isak爱eskild,他真的爱他。但是有时候,eskild太吵了,他太不管不顾了有时候,这让isak有点生气。

 

Isak只想在房间里上个网。

 

或者说,尽力发现网上任何关于even的社交媒体资源,因为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现。结果他失败了,他失望了。

 

Eskild还一直在说和自己乱搞的男人们,要不然就问isak发生了什么,因为isak的脸显然露出一种扭曲的表情,就好像闻到了什么东西坏了一样。

 

“什么事都没发生,eskild,天哪。”isak恼怒的呛了他一声。

 

“你总是噘嘴。”

 

“我没有噘嘴!”

 

“你噘嘴了。你今晚回来后就一直噘着嘴。”

 

可能是因为isak一直在想怎么让事情好转。但是似乎他做不了也说不了任何有帮助的事情,因为even再一次接受isak的机会,even再一次让isak靠近他的机会,非常渺茫。

 

而且even显然不相信什么社交网络,所以isak无法发给他什么可爱的图片使他开心,这让isak更郁闷了。

 

“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呆着。”isak终于说出来了。

 

这是我给你的提醒,提醒,eskild。

 

“就算我不坐在这里,你也会不开心地噘嘴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呢?”

eskild叹了口气,把isak额头上的头发拢到后面。

 

“我不想说。”

 

Isak不想说,因为他知道自己搞砸了,他不需要eskild让自己的心情好转,因为他现在根本无法有好心情。

 

Isak不值得有好心情。

 

“好吧,好吧,我就在我屋里,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就在这里。”eskild说道,离开isak的床,走向房门,“我就让你好好发泄一下青少年的不满吧。”

 

“谢谢你,eskild。”

 

他关上了门,isak正好发现了一个叫mikael的男生,拍的even的视频。

 

他打开了视频。

 

Mikael正在问even什么,even看起来比现在小,但是还是一样——一样带着墨镜,他们在说一个东西,关于普京和美国队长相爱的故事。

 

Even正在笑着,在说完这个电影之后,甚至还咬了一下嘴唇,好像这个故事是世界最美好的事情。

 

Even喜欢电影,尽管看不见,他还是喜欢电影。

 

Isak太想念even的笑了,所以他看了这个视频无数遍。他看到将近凌晨3点,他的意识还想看,但是眼睛却抵不住困意,最终他还是关上了电脑。

 

或许明天他就可以想出一个重新赢回even微笑的方法!

~~~~~~~~~~~~

心疼even,心疼isak

shits are about to go down...

更新到第九章了,真是心疼死我了

下半章由小妹妹来 @撩神的喵 

评论(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