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授翻】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06(上)

Chapter 6 童话故事(fairy tales)

 

Isak 没想醉成这样。

 

他也想振作起来,他也想投入一点,因为even终于和他说话了。他整整一个周都一直想要和even谈谈,但是都没有说上话,他现在终于能和他说了。

 

但是isak却醉成那样。他的脑子现在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现在唯一能说出来的话就是,“什么?”

 

Even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了一大口烟,拍了拍自己坐的木椅子,往旁边移了一个空位给isak。

 

“和我坐坐。”

 

Isak踉跄的走过去even那边,他深深怀疑自己能不能安全的坐下,而不摔个狗吃屎。但是他决定至少要试试。

 

他大力地用屁股坐在椅子上,向后仰了一下,险些撞到头。当他自己努力坐稳时,他无意识

的笑了一声,极力想要睁开眼睛,现在他感觉一切都很模糊。

 

Even面向着他,isak突然有一丝庆幸even看不见现在的他,他现在看起来肯定他妈的一团糟。

 

他们坐的特别近,因为这个椅子本来就不是设计给两个人坐的。

 

但是他们也没有碰到对方,isak想要用大腿蹭一下even的腿,但是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他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在转。

 

“你喝了多少酒?”even问了一句,声音听起来很随意。

 

“额。”isak咳嗽了一声,“很多,我喝了他妈的一吨酒,比平常多太多了。”

 

“比平常多?”

 

Isak弹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只为了发出点声音,因为现在太安静了。

 

“yeah。我一般就喝三四瓶啤酒。我刚刚喝了大概至少六瓶。然后magnus给了我几杯烈酒,太可怕了。我能见到你,太…高兴了。我已经…已经…even,你要知道我觉得对不起你,对不起…”isak在胡言乱语着,像个傻帽一样,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isak,别说了。”even打断了他,把手放在isak腿上。

 

他的手好温暖,isak可以感觉到even手掌的温暖通过牛仔裤传递到自己全身,他想让even再多摸摸他,摸遍他全身。Isak这一周都感觉太他妈的冷了,他需要这个男孩的触摸来使自己重新活过来。

 

Isak的大脑还需要点时间暂停一下,他喝醉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些很糟糕的想法。

 

“你要知道,求你了,我…我太蠢了。我不应该…我不是那个意思…天啊,请你碰碰我,even,我想让你摸我。”

 

Isak把自己的手放在even的手上,拉着他的手往大腿上摸,越来越靠上,直到他听见even的呼吸哽在喉咙那里;他看到even整个身体都转过来了,越来越靠近自己。

 

“isak,不,现在不行。”even低声说,但是他说的话也没有什么说服力,他的手还黏在isak身上,所以isak也没有听他的。

 

“我一直都在想着你的手,想你把它们放在我身上,放在我身体里面。无论你想对我做什么,even,我都是你的,我全部都是你的。”

 

Even呻吟了一声,当isak把他的手放在大腿根部,把even的手向里按压着。这种触感几乎要让isak晕过去了,他开始轻颤着,他还想让even继续,或许even也知道isak有多想要他,even也知道isak对自己有多喜欢…或者他就明白了isak真的不会随便评判他。

 

他永远不会把even向任何不好的方面想。

 

“isak,停,停,停,停下来。”

 

Even这次真的把isak的手拉开了,刚刚开始融化着isak心脏的温暖突然消失了。

 

“你喝醉了,我需要谈谈,但是要等你清醒的时候。所以,我现在带你回家。”

 

Even很坚定,他伸手拿起手机。

 

Siri: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打电话给sana.”even下了指示。

 

Isak很受伤,他甚至都没有动弹或者拒绝even,他就这样服从了;他喝醉的脑子告诉自己,可能这是他最后一次见even了。

 

因为,他们要谈谈。

 

Isak不需要清醒,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hello?”sana的声音通过电话传了过来。

 

“hey,是我,你能帮我们叫辆车吗?”

 

“oh,当然。你能到房子前门这里吗?”

 

“你能到后门这里来吗?isak现在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Isak用手搓着脸,努力想要透过喉咙那里哽住的地方呼吸,even听起来对自己很生气。

 

他再意识过来时,他正在从坐的地方被拉起来。他抬头看见了sana,她的眼光像剑一样怒视着,她还指引着even回到屋子那边。

 

“你也讨厌我吗?”isak问,他知道自己现在听起来很悲哀。

 

“没有人讨厌你,isak。”even说,还摇了摇头。

 

“不,你就讨厌我。”

 

“你喝醉了,而且你太蠢了,闭上嘴吧。快点,我们一起穿过这些人,扶着我。”sana命令着,努力推开人群,音乐还很嘈杂的响着。

 

Isak在后面跌跌撞撞的跟着她,完全不知道身边都有谁。

 

所以当有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然后把手放在他腰上时,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你去哪里了?我在等你呢!”一个尖尖的声音想起,穿透了他的耳朵。他从sana和even那个方向转过身来,鼻子几乎碰上了Emma。

 

Emma笑着,揽过isak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她张开嘴,轻轻印了一个湿湿的吻在isak嘴上。

 

他缩了一下脖子,把头转向一旁。

 

“Emma…我必须…有人在等我.Emma…”他希望自己的话听起来不是含糊不清的。

 

但是她没有听,继续亲他的脸,随着音乐的节奏投入isak的怀抱。Isak把手放在她腰上,把她推开,但是她只当这是鼓励,贴得更紧了。

 

“快点一起啊,isak,你让我等了太久了,我知道你喜欢我。”Emma直接冲着他的耳朵说着。

“Emma,你要…,额,听我说…”isak正要说,就被一个人从后面拽着他的衣服打断了,然后把他从Emma身边大力拖走了。

 

“看在阿拉的份上,isak!你振作一点!”sana朝他喊着,把他转了一圈,然后往前门那里拽。

 

Even没有和她一起过来,所以isak猜他应该是在外面等。

 

“我正在努力让她离我远点!”isak抱怨着,耸了耸肩,摆脱了sana的束缚。她翻了个白眼,拉着他的手,拖着这个醉鬼穿过人群。

 

“你最好别伤害他,isak,他受的伤够多了。”

 

“什么?”

 

“你听到我说的了,混蛋!”sana生气的喊了一声。

 

“他…不喜欢我,sana.他让我离他远一点!”isak叫嚣着,使劲摇晃着头。

 

如果他能他妈的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好了。

 

“你真是太他妈的蠢了,你们俩都蠢!”sana大声说着,然后终于带着isak走到门外,几乎是把isak扔到even胳膊里。

 

Isak靠着even的胸口自己站稳了,even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很温暖。Isak觉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他把头靠着even有些粗糙的牛仔外套上,轻轻的叹了口气。

 

“祝你好运。”sana也长呼一口气,看了isak一眼。

 

Isak有点生气,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击的好办法,他笑了一声,然后大叫,“他也抱我了!看看吧,sana!承认吧!”

 

Sana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也没有什么用好像。Even的手放在isak身上,搂着他靠在自己身上,所以isak感觉自己好像是赢了什么的。

 

“车来了,你要走过去哦。”even低声朝着isak说,他的呼吸在寒冷的空气中都可以看见。

 

“我可以自己走,我又不是残疾了。”

 

“太好了,因为我需要你帮帮我,我没拿拐杖。”

 

“什么?为什么?这太危险了,evy! 比如说,你可能会跌倒的。你需要身边一直有东西帮着你的,我很乐意成为你的支撑,靠着我吧。”

 

闭嘴吧,valterson,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在说什么。

 

或者看在阿拉的份上?

 

“evy?”even问道,抬了下眉毛,然后挽起了isak的胳膊,“你就是这么叫我的?”

 

Isak耸了一下肩,集中精力于两人一步一步下台阶,然后坐上出租车。“嗯,可能吧,我也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快点走吧。”

 

最后,isak还是带着even坐上车,努力想要记得自己家的地址。他扣上了安全带,然后把头靠向even,伸出一只手抱着even。

 

“别睡着了。”even告诉他。

 

Isak几乎90%确定even在玩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但是他只有90%的把握。

 

“不会睡得。”isak打了个呵欠。

 

Oh,shit.不要打呵欠,这样不好,不好,不好…

 

保持清醒,保持清醒,保持….

 

Isak是被even摇醒的,他甩了甩头,坐起来,想要努力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他们在isak的公寓里。

~~~~~

感觉even根本抵制不了喝醉的isak啊,isak也太会撒娇啦

看到现在还没有肉肉,我也很崩溃啊。。。

下半章 @撩神的喵 

评论(2)

热度(138)

  1. 威尔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