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ther

Always be comfortable for who you are.

【授翻】【evak】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06(下)

撩神的喵:

*摘下来的墨镜*


大家阅读愉快❤


chapter 6(下)


“你得再帮帮我了,isak。”even低声说。isak虽然喝多了,但依然能感觉到even声音中的紧张。


even有些颤抖,isak知道,此时没有携带手杖就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的他一定是脆弱的。


“我在你身边呢。”isak握住了even的手,引导着他向室内走去。


一边走着,isak一边告诉even杂物的位置。


“这是楼梯,


哦,大衣都挂在左边的墙上,鞋子放在这里,我的卧室在右边,对,继续跟着我走……你的手好大啊~”


even低声笑着,“要是能跟你一起看见这些就好了。”


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如此的心平气和,isak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感慨even带给自己的变化。


isak打开卧室的灯,让even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他尽力把噪音压到最低,因为eskild和linn已经睡下了。


现在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里,isak甚至觉得有些不真实,even就坐在床边上,仰起头看着自己的方向。


“我……呃……你需要,睡,睡衣吗?”


even笑了,“如果有那就太好了!”


“当然。”


isak在衣柜里乱翻一气,意识到自己在慢慢清醒,世界不再是旋转不停的了,被酒精麻痹的感觉也渐渐消退,他越来越想知道even到底要和他谈什么。


我们得谈谈。


他把睡衣递给even,然后紧挨着对方坐了下来,然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上帝啊,isak现在特别希望自己没有喝那么多酒,否则他会更好地享受这个和even共处一室的时刻。


他想亲吻的男孩此刻就坐在自己的床上。


“我觉得你应该喝点水,然后睡一觉。”even温柔的说,“今晚我会在这待着,然后明天早上再聊天。”


聊什么?


“even……我不能……” isak闭上了眼睛,“我必须得知道。我必须得知道你是不是不需要我了,现在就告诉我吧,要不然我根本就睡不着,而且你就在我身边躺着。”


even把手放在了isak的大腿上,就像刚刚在party上那样,阻止isak继续他杂乱无章的长篇大论。他缓慢的上移手掌,在距离isak的阴茎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那是isak很久以前就不顾一切地渴望even触碰的地方,现在,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血液裹挟着强烈的欲火,弄得脸颊又热又红。


“我需要你,isak。”


isak不假思索地凑到even身边,这次他没有等待对方率先行动,而是直接吻上了even的嘴唇。
除了柔软和炽热,isak已经感觉不到其他任何东西,而even的手掌也一直停留在那里,没再移动。


even轻启双唇,让isak灵巧的舌头钻了进来,isak的舌尖扫过对方的上牙膛,尖尖的虎牙,掠夺着even口腔中的每一寸空间。


但是当他想继续这个深吻时,even别过了头。


“我们不能这样,isak……至少现在不能。”


isak叹了口气,感觉自己肺里的空气都被抽空了。


整个身体都是空虚的。


“为什么?”他哑着嗓子问道。


even的喉结动了动,舔了舔嘴唇,声音浑厚而模糊,“因为你醉了,而且现在你身上……全是她的味道。”


她?


isak皱起眉头。


接着他想起来了。


妈的。


“好—好的,even,”isak含糊地说道,“我去喝杯水,然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我马上就回来。”


even点点头,保持刚才的姿势,直到isak离开房间,关上门。isak拉开冰箱门,一边倒水一边避免撞到头顶的柜子,然后将杯中的冰水一饮而尽。


当isak在卫生间清理好自己,再回到房间时,even已经换好睡衣,裹着被子平躺在床上了。


依旧戴着墨镜。


isak没说什么,也默默换上了睡衣。他的心脏又开始了剧烈地跳动。他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很显然,even不可能戴着墨镜睡觉。当他准备入睡时,还是会摘下他们的。


那时自己应该怎么做?依旧不去看吗?


他当然不应该看了,那是不对的,是侵犯隐私的,是……


“你准备好要睡觉了吗?”


isak吓了一跳,在太过寂静的房间里,一句问候都显得极为突兀。这时isak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穿着睡衣裤在even面前站了好久。


“呃,是啊,当然了。”


isak走到床的另一边,小心翼翼地钻进被子里,关上了灯,然后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整个房间都是漆黑的,是isak喜欢的睡觉环境。


耳畔全都是even平稳的呼吸。


“isak?”


isak的身体紧张的缩了一下,“嗯?”


“你愿意为我做一些事吗?”


isak没有犹豫,“任何事情。”


even翻了个身,isak意识到他正面对着自己。于是他也转过身来,向even那边凑了凑,直到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


“可以闭上眼睛吗?”


isak想说,其实不需要这么做,因为现在房间里一片黑暗。但是他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


“闭上了。”


过了很久even都没再说什么,也没再有什么动作,就在isak屏息猜想时,对方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脸颊。指尖顺着下颔,一路描摹到嘴角,鼻尖。


他触碰到isak紧闭的轻颤的双眼。那动作温柔的似乎在抚摸什么珍宝,isak几乎要哭出来了。


even移开了手掌,在确定isak闭上了双眼后,似乎放松了一些。接着,他握住了isak的手,缓缓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邀请着男孩触摸自己。


“别睁开眼睛。” even恳求道。


“不会的。”


isak像刚刚even那样轻轻的,抚摸过对方消瘦的脸颊,坚毅的下巴,柔软的嘴唇,以及蓬松的头发。


他能感觉到even摘下了墨镜,他的脸上现在空空荡荡的。


isak突然意识到了even想让自己做什么。


这是一个暗示。


于是isak的手指从even的额头滑下来,在眉骨附近停住了。


isak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感触到了凸起的皮肤,极为粗糙不平。


在even的双眼之间,眉毛下方,横亘着一条长长的,锯齿状突出的伤疤,很深……很可怕。


上帝啊。


这个男孩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even沙哑着嗓子,似乎读懂了isak脑子里的思考,“我保证,但不是现在。”


“好的。”


那天晚上isak攥着even的手睡着了,那平稳的呼吸声就是他的安眠曲。


—第六章完—


下一章由小姐姐 放 @theother 送 ( •ิ_• ิ)


**
编者按:


虽然在这个和even极为有意义的晚上,isak喝醉了,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会忘记彼此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明天早上会因为宿醉而感到很不舒服啦:)


**
喵的碎碎念:


翻译的时候有一些很心动的句子,在这里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All i dream about is your hands ,want them on me ,in me ,whatever you want ,even,i am yours ,i am so fucking yours.”——isak


he would never thinking badly of even.


"you better not hurt him, isak, he has been hurt enough. " ——sana


"he is hugging me back! so take that ! sana! take that !"——喝多了的isak


“what ?why? that's so dangerous ! Evy ! like ,you could fall! you need to have something with you at all times ! i will be gladly be your walking stick ,hang onto me .”
              ——喝多了的萌萌isak


he bluckled himself into the seat and then leaned his head on EVEN, reaching a hand over his chest .
——(分明是仗着自己喝多了的isak )


“i want you ,isak .”  ——even❤❤❤


好啦,谢谢大家的喜欢,以及评论和小❤❤,我们会继续勤劳而努力地为大家搬运哒~【/抱】

评论

热度(131)